“物之华——宋瓷与静物画”展览开幕
王澍获世界建筑界最高奖 成中国建筑史上第一人

浙江人文大讲堂又开讲 150人聆听艺术的创意实践

6月23日,“浙江人文大讲堂·未来讲堂”在杭州国际城市学研究中心举行。中国美术家协会副主席、杭州城市学研究理事会顾问潘公凯以《跨界实践——笔墨艺术、美术理论、装置艺术、建筑设计的创意实践》为题展开讲座。活动由浙江省社科联、杭州城市学研究理事会、杭州师范大学主办,杭州国际城市学研究中心、杭州城市学协同创新中心承办。来自浙江大学、中国美术学院等高校师生、专业人士、社区居民等约150人参加。

笔墨是中国知识分子的人格理想的象征。潘公凯认为,笔墨是中国画传统演进过程中形成的独特的一整套形式语言体系,是中国大文化体系中的一部分,是独一无二的中国式的视觉表达形式。他努力推进大写意水墨,就是想用形式语言本身来表现一种宏大的时代精神。在艺术创作中,潘公凯强调绘画的书写性,将中国传统水墨特有的意象性在绘画的韵律、节奏和表现形态中展现出来。

从上世纪90年代起,潘公凯发起了关于中国美术现代之路课题研究,前后历经12年,成果丰硕,影响深远。潘公凯认为,“自觉”是区分传统与现代的标识,并提出“四大主义”作为中国“现代主义”美术基本形态的理论构想。这“四大主义”分别是传统主义、融合主义、西方主义与大众主义。他认为,探讨后发达国家的现代性问题,对于后发达国家的现代美术转型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。

潘公凯认为“形式的错构”加上“意义的孤离”就成了艺术作品。装置艺术就是以这样的“非常态”闯入眼帘使人惊异,吸引观者的凝神注视,使观者暂时忘记了身后的逻辑之网,于是审美心理随机发生。他结合威尼斯双年展的作品《融》以及《坐忘之舟》等作品,阐释了这种错构机制的产生。

潘公凯被评论界誉为“深思远瞩的学者型画家”。

从上世纪90年代起,他一直在探索中国美术的现代性转型问题。潘公凯的跨界探索及实践成果体现在水墨、史论、装置、建筑4个独立专业领域。在中国美术学院、中央美术学院两所国内最高的艺术院府,前后担任18年院长,他主持了许多重大基建项目。他提出要因地制宜,要让建筑像是在环境中自然生长出来一样。同时要注重建筑的功能性,方便实用、合乎人性,在建筑的空间效果上要丰富、奇特、多彩和舒适。

讲座内容丰富翔实,图文并茂,深入浅出,使枯燥艰涩的艺术理论变得活泼有趣。3个小时的讲座让听众深深感受到艺术的魅力和艺术家的人格魅力。会上,潘公凯还回忆了父亲潘天寿的影响,回答了听众的提问。